巩俐曾靠旗袍称王,娜扎跟景甜的距离,差了不止一个假屁股

  • by 看客365
  • 2021-04-30
  • 111 人阅读

文丨照川 小烨 图丨来源于网络

在今年的“时尚芭莎年度派对”还没举行前,就有一则爆料:

将以女明星旗袍,男明星汉服来一场Cosplay大秀。

旗袍忽然这么受关注,《司藤》功不可没。

剧中“大甜甜”各种各样的旗袍look,让大家再一次被种草旗袍。

虽然最终看来,“旗袍芭莎夜”的策划并未实现,可女明星穿旗袍上红毯,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比如参加1975年第28届戛纳电影节的女明星徐枫,就穿了一身无袖白旗袍,走上了戛纳的红毯。

她是《侠女》女主角,梳着盘发,披肩慵懒地搭在手臂上,全然是经典的东方美。

优雅之下还带些庄严的穿搭look,引得国外电影人纷纷夹道围观。

徐枫和旗袍之间有故事,她第一次自作主张跑去试镜,就是偷穿了家里母亲的旗袍。

1988年在戛纳,徐枫看见了来宣传《孩子王》的巩俐,也是穿白旗袍,赞一声:“好漂亮,以后一定红”,于是决定邀她演《霸王别姬》。

还有巩俐的白旗袍,简直就是徐枫当年旗袍的复刻。

比起徐枫,她也是盘发,却多了些少女的娇憨。她直勾勾的眼神里,还写着横冲直撞和无所畏惧。早先,巩俐也是妥妥的“旗袍女王”啊!

拍完《活着》,巩俐又上戛纳红毯。

这回她穿的是银色斑马纹掐腰旗袍,肩线往内收,更显得巩俐蜂腰蝶臀。

等到了颁奖台上,她又换了一身浅豆绿的刺绣旗袍,说不出的俏皮和贵气。

后来巩俐成了“巩皇”,战袍就成了暗红丝绒的旗袍。

在2015年,主题为“镜花水月—中国风”的Met Gala上,她戴着价值不菲的翡翠耳环,牵着好闺蜜邓文迪的手,完全是双女皇配置。

虽然这身也属于旗袍的基本骨架,但衣料剪裁的华丽程度、搭配的首饰,都不可与当年同日而语。

女明星在红毯上悄悄完成了旗袍改良,现在很少有人穿老式旗袍了。

加上国际一线时尚大牌的加持,改良旗袍越来越新潮。

(Louis Vuitton 2011春夏成衣系列、 in Andrew Gn 2019春夏系列)

后来李宇春在出席戛纳电影节时,“战袍”就是两套GUCCI为她特别定制的旗袍礼服。

尤其是这件虎头刺绣的旗袍,还被评为戛纳“全场最佳着装”。

李宇春对旗袍的演绎,完全丢弃了传统旗袍中娇美和弱不禁风,还展现了旗袍华贵的特点。

“先敬罗衣后敬人”,判断一个人的社会身份、个性、为人,潜意识就从衣服开始了。

比如《司藤》里,有这样一幕:

司藤因为跟着想省钱的颜福瑞小哥,被迫坐上了绿皮火车,夹在两个阿姨之间,如坐针毡。

场景违和又搞笑,多半是因为景甜身上这件衣服。

如果换成年代剧里的景甜,坐在这趟火车上,是不是觉得舒服许多?

(《一个女人的史诗》中的景甜)

《司藤》的另一个名字,可能是《景甜的旗袍大秀》。

剧组对于服化的重视,这回也是下了血本。

不仅每一次的出场,都会换一套造型,她身上的旗袍,90%都是设计师自己做的。

加上备选,一共为司藤这个角色,设计了80套服装,并且还特别根据人物的身份和时代背景专门定制。

剧中专门cue到旗袍的桥段,也特别有意思。

司藤见不得动物皮毛做成的皮草,开口就跟导购要旗袍。

当然也就借导购员的口,把穿旗袍的景甜大夸一番:“我从来没见过谁能把旗袍,穿出你这种感觉的”。

剧中还有很多看似差异不大,实则细节上花了不少小心思的旗袍。

她霸气披上衣服时,穿的这一身米色亮面旗袍。

让她哪怕是在原始森林里,也能做最优雅的女王。

而她救下自己小忠犬时,身上穿的这件白旗袍。

乍一看和上面那身很像,但实际上它的裙摆上,有很多钉珠样的流苏,就是改良旗袍的小心机了。

除了服饰上的设计,旗袍的美还因为它天生带来的限制,穿上旗袍就意味着再也不能邋遢随便:

旗袍的结构已经给你限制死了,哪怕是蹲下也得蹲得有姿态。

怪不得景甜说,穿上旗袍,真有一种“锁喉”的感觉。

那就是为了保持优雅,而折损的懒散和自由。

实际上拍摄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

那就是景甜为了穿好旗袍,其实是一直吸着肚子的。

想用旗袍做工具,就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能松懈。

哪怕是人间富贵花大甜甜,穿旗袍也难免要吸吸肚子。

但痛苦归痛苦,看完《司藤》,谁又能不说一声:景甜和旗袍真的太配了。

景甜这边的花式旗袍秀还没看够,娜扎那边的《十二谭》就上线开演了。

古力娜扎在剧中饰演的,是一位民国时期的傲娇“两千年妖精”夜明。

由于在剧中娜扎的服装,也几乎都是以旗袍为主。同时旗袍美人,所以不免让大家把她和景甜的造型,拿来做对比。

其实,单纯从颜值上来说,娜扎一点都不输景甜。

就五官而言,娜扎就是属于比较立体的类型:较深的眼窝和高鼻梁,轮廓感很鲜明。

红毯上现代裙装一穿,明艳极了。

但一穿上旗袍,娜扎的整体造型,就总是莫名的违和。

景甜配上旗袍,是“人穿衣”。

虽然衣服高级繁复,可最终都是为了显出司藤小姐与众不同的贵气。

而娜扎穿旗袍,则是“衣穿人”。

人和衣服是两张皮,尚未融为一体,于是美人反而作了衣服的陪衬。

要说原因,最直观的,是两人的面部骨相风格差异。

景甜的五官并不属于小巧型,占面部比例都很大。

但她的整张脸都是扁平式的,尤其是正脸看,蛮有点旧上海糯米美人“粉扑子”的感觉。

看看老上海挂画上的旗袍美女,再看看景甜,虽然横跨半个世纪,珠圆玉润的感觉却是如出一辙。

娜扎的颜值毋庸置疑,但偏偏与旗袍出不来1+1>2的效果。

她的脸部锐角多过钝角,而越是高鼻深目,也越是和旗袍不搭。

比如混血的Angelababy和张柏芝,都有可能踩到同样的坑:

其次就是妆发。

这次景甜眉形的改变,简直让她路人缘大翻身。

之前偏短又过粗的眉毛,不光掩盖了她本身五官的艳丽,还让脸部看起来还有种拥挤感,整体比例不那么协调。

而景甜这次在《司藤》里细长的柳叶眉,古典感十足的同时,眉眼间的留白也增加了不少,显得五官都舒展开来。

更突出了眼神的灵动,仙气满满。

反观娜扎的妆容风格,虽然每一项都在迎合她浓颜系的长相。但和旗袍组合在一起,明显少了几分气质和韵味。

最后就是身材。

旗袍上身,是种整体性的感觉。想把旗袍穿出美感和独有的韵味,除了看脸,身材和气质才是最重要的。

而“身材”和单纯的“瘦”,并不是一回事。

比如许晴和倪妮,穿着剪裁合身、突出腰线的旗袍,站在那就是一个风情万种,“撑得起来”。

而娜扎和杨幂属于同一挂,即偏瘦的女星。

虽然总体来说,身材还算是婀娜多姿,但在曲线上并不突出。

从娜扎这张侧半身的剧照中就能看出,她的臀部明显就输了,感觉娜扎可以学学时尚博主,穿旗袍时候戴个“假屁股”,挺起来~

这个问题其实她一直都存在,只要是这种稍微贴身一点的裙装,就完全hold不住。

当然,除了靠身材撑,本身的气质和旗袍的氛围感相合,也同样重要。

亦舒就爱旗袍,并把它当做万能的简约礼服,可以应用于所有正式场合。

在《我的前半生》原著中,罗子君要嫁给翟先生,却因为是第二次婚姻,她觉得像初婚的小姑娘那样穿白纱蓬蓬裙,真是不太好意思,便决定穿旗袍。

如果按原著拍,马伊琍或许是在《旗袍美探》这个样子

她说:“旗袍这种衣服,真是中国女性的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无论什么场合都适用。”

旗袍能兼顾女人的美丽与优雅,最要紧的是能保证得体。

尤其是改良后的旗袍,在“旗袍”这个基础色调里,加入更符合自己状况的个性元素。

《旗袍美探》里马伊琍穿的,也基本都是改良旗袍,符合她海归上海女人的身份。

马伊琍本身就是上海人,穿上旗袍的她,立马能用娇滴滴的沪腔说上一句“旗袍上身,好事登门”。

虽说她多了些新潮和跳脱,老上海的氛围感还是妥妥的。

同样是演旧时代上海女人,郑秀文在《长恨歌》里演的王琦瑶,就遭到了不少吐槽。

观众都说郑秀文太港女,不够温柔,也不够心机,尤其是少了上海女人那一点点画龙点睛的“作”劲儿。

原著作者王安忆也说,相比起来他更青睐韵味十足的吴倩莲,更“上海味道”一点。

吴倩莲虽然在美艳度上稍有不足,可氛围感上明显更占优势。

就像《花样年华》里,看起来终日郁郁的张曼玉,穿着旗袍站在那里,就是一幅画。

所以还是要经历过世事磨炼的熟女,穿旗袍才会更有风韵。

她们用旗袍把风雅具象化,想要由内而外透出的贵气,其实也是种含蓄的自我表述。

相关 文章

评论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