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解决演讲紧张,我找到了催眠师

  • by
  • 2019-04-20
  • 1466 人阅读

  上周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头问:“能不能把我催眠了,然后我就自动做我之前想要做的事情了?”

 

  我对他说:“嗯,这是个有意思的想法,是什么让你想到这个呢?”

 

  “我就是觉得有些事情我可能总是做不好,我想催眠可能可以控制我的行为,让我去做到那些我想要做的事情,这样就变得没那么有难度了,就像我听说被催眠就不知道了,还能做一些设定好的事。”

 

  “那么是什么事情让你想到用催眠来去达到呢?”

 

  他说:“因为我的工作内容会要每半个月做一次报告,每次还未到我发言的时候,我就紧张的不行了,然后大脑一片空白,感觉很不好,最近一次倍受打击,而且还语无伦次。”

 

  “所以你是想通过催眠来帮助你缓解焦虑情绪,然后在报告的时候很轻松、镇定,能够把你之前准备好的汇报内容都能完整的表达出来,对吗”?

 

  他说:“应该是这样的,能吗?能让我就自己去做,完成这个事情吗?”

 

  “可以通过催眠来给你做,不过可能让你‘失望’的一点是你是不会被控制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要预约催眠吗”?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想试试,那就给我催一次吧,这个需要怎么做?”

 

  后来跟他约了时间,进行了一次催眠的训练。催眠结束后他说到:“确实跟我想的不一样,我以为我还会什么都不知道呢。”

 

  “那感觉是什么样的,可以说说看”。

 

  他说:“其实最开始,我一想到后天要做报告,我就又紧张了,毕竟上次的报告实在让我太难受了,我有些畏惧,甚至是不愿意面对,觉得还是算了,不想做报告了。领导觉得我不行就不行吧。然后通过催眠的时候,我是一直在想这个事情,以至于都没太注意你跟我说什么,然后就是手抬起、放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你再跟我说关于报告的事情的时候就没那么紧张了。”

 

  “嗯,还有吗?”

 

  “还有就是我确实不是很清晰的记得这个过程了,好像有这种紧张的情况反复,然后我就发现我没那么紧张了,好像有说是对我下次进行报告的一个训练是吧?有这部分吧?”他说到。

 

  “是的,有这部分,现在想一想对于下次要报告了,你现在的感觉是什么”。

 

  “感觉好像没有最开始那么严重了,我也不知道,看看吧。”他对我说道。

 

  做完这次催眠后两天下午,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诉说到“这次报告感觉没事了,太神奇了,之前想着可能是没用,因为当时被催眠了,我好像不知道又知道什么,但是你说我不会被控制,我确实没被控制,但报告的时候就没事了,有意思,甚至觉得下次再做报告的时候也没事了。”

 

  其实像他这种情况,我们见的很多,但通过催眠的调整,都会展现出神奇的变化,甚至刚开始都意识不到变化来自于哪里。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人们往往会想“嗯,我必须知道为什么,然后我才能做到”。这是很常见的意识“障碍”,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会跟他讲太多,因为都是意识层面的,对他的目标没有太多帮助,说的再好却不做催眠,他还是做不到。

 

  很多时候,人们是会面临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而遇到问题时,往往都会先“合理化”问题,给予自己的”做不到“找理由,然后合理化自己的”行“或者”不行“,所以催眠师不会太关注你意识层面的答案,因为如果你意识层面的答案能够帮助到你,你已经就做到了,很多的事情不是理论知识的不够,而是潜意识并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如果你真的想做,那就调整好你的潜意识,如果你想去调整你的潜意识,那你最好是找一个催眠师来去帮助你。

 

  正如有些事情你能够做到,有些事情你做不到,那么,就把你做不到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剩余的时间做那些你能够做到的事情,节约时间成本,让专业的变得更专业。

相关 文章

评论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