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礼物,归休》: 一首血泪交融的情感协奏曲

  • by [!--author--]
  • 2019-04-14
  • 611 人阅读

一个导演带着几个演员在海边、医院和百姓民宅之间转个圈,轻轻谱写出一首与时代氛围(理性泛滥)不相和谐的情感插曲。影片没有探讨平庸的爱情亲情的现实复杂性,而是从另一面展示伟大的爱情亲情的理想模型,不经意间在我内心划开一个小口,留下关于爱情亲情的应然答案。整部影片反潮流而动,卸下“视觉冲击”的艳抹浓妆,脱下“动画特技”的奇装异服,净淡素朴的画面显得格外真实自然,在悠扬钢琴曲的契合下,引领我不自觉中进入神圣的理想世界。

影片讲述了一个关于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爱情故事,随着时间的流逝,又将爱情故事推进到一个关于两个爸爸和一个女儿的亲情故事。后一个故事作为影片的主体以顺序方式展开,而以倒叙方式回溯的爱情故事则构成了影片不可分割的另一层面。两个故事相互交错呼应,由铭心刻骨的爱情引起舍命不惜的亲情,由充盈永恒的亲情映衬至死不渝的爱情。根据剧情的发展,影片从娱乐的喜剧顺理成章地渐渐走入煽情的悲剧,前后的戏剧性落差在我心里造成了跌宕起伏的心理反差,再加上一些童趣可爱场景的点缀,整部影片将“悲喜交集”诠释得淋漓尽致。影片临近尾声的高潮处,是一幕血泪交融的情景。血的浓烈与泪的纯净混合出的情感张力撼人心魄,轻而易举地将我的心灵防线彻底击垮,在我的心海中掀起惊涛骇浪,红润多时的眼眶只好再次为泛滥的大水开闸泄洪。

我看《归休》,哭了好几次,当泪水淌在脸颊,泪滴的温热透过皮肤深入心底,让我由衷感受到一股神性。如果电影艺术的标的是感人,真不知道有任何理由能阻止《归休》踏上奥斯卡红地毯。《归休》已经基本穷尽了偶像剧的全部潜力,不载入《归休》的电影史将是视而不见的历史。

另外,在我看来,《归休》的脱俗出众相当一部分功劳得归于男主角姜泰洙的扮演者申贤俊。他将一个既痞气放荡又深沉坚毅,既柔情似水又粗犷类山的复合性角色演绎得丝丝入扣,入木三分。如若没有极高的天赋和过人的表演才能,试图出色地驾驭如此多面统一的角色将成为空中楼阁。匆匆浏览一下电影的百年,象这样成功的角色在那里几乎是个可怜的处女地,如今得到申贤俊的开垦,也算是个电影的欣慰吧。

写完这篇感想,有一种言不尽意的郁闷之感。在色彩绚烂的《归休》面前,语言文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明明眼前充满了感人肺腑的场景,在冥思苦想之后,却还是难以表达到位,比如,强忍泪水的姜泰洙故意恶狠很地瞪着慧英,重拳砸窗如雄狮一般地怒吼:“不要废话,快点消失。”伤人更伤己的七伤拳,为的是将心爱的慧英推出苦难的泥潭而同时自己将陷入漆黑冰冷的无底涧。看到影片中的这一幕,我的内心在颤抖,可是换到文字,明显不是那回事了。没有办法,我只好从直接描述的初衷退到概念语词的一般性陈述,也许这恰恰是《归休》作为一部电影以影像方式存在的合法性依据所使然。

《最后的礼物/归休》:一首血泪交融的情感协奏曲 作者:华工小板凳

相关 文章

评论

  • - 游客

    体育馆是鸟巢 大剧院是鸟蛋 中央台是鸟腿 世纪坛是鸟嘴 设计师是鸟人~~ 哈哈

    点赞
  • - 游客

    男人们切记啊,对女人一定要同时使用大棒加金元的外交手段~

    点赞
  • - 游客

    烟上写上你的名字吸入肺中,只为那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点赞
  • - 游客

    女施主,贫僧修为浅薄,尚不能隔衣疗伤…得罪了…

    点赞
  • - 游客

    肉不琢,不成饼。

    点赞
  • - 游客

    昨天,一个从不可能说真话的骗子,对我说了一句最令人匪夷所思的话:“我是骗子!”

    点赞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