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神话,盘点西方神话中的旧日支配者

  • by 蓝色鸢尾
  • 2019-04-20
  • 568 人阅读

        在我国有很多非常经典的神话传说,构建了我国古代神话的一个构架,比如我国有以西天如来佛祖为主的佛教,以玉皇大帝为主的道教,并且每个神仙都有自己的特点,现代的华夏人们通过电影电视中的信息得以了解我国的神话故事内容,而在西方国家也有自己的神话故事,克苏鲁神话就是西方神话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神话,其中构建的也是一个神话的故事,是恐怖的、拥有神奇力量的古老存在,并且相传是会给人类带来灾难的神明,除了克苏鲁神话,在西方还有很多其他的神话,本文将为大家详细的介绍一下。
克苏鲁神话的故事来源

克苏鲁神话

        尽管克苏鲁非常著名,以至于整个神话体系都以它来命名,但它并不是旧日支配者中最强大的,也不是故事的中心。占据这一系统中心位置的,是魔神之首阿撒托斯,而奈亚拉托提普则与人类世界接触得更加频繁,而且,和其它的旧日支配者相比,它更喜欢欺骗、诱惑人类。
        在克苏鲁神话的小说故事中,角色可能会因探究过深或通过一些机遇遭遇旧日支配者或是其他的宇宙种族,而他们的结果大多数是死亡和陷入疯狂。

克苏鲁神话
        外神在整个克苏鲁神话系统中可说是最为强大的存在,但洛夫克拉夫特本人并无具体的使用过外神这样的称呼。旧日支配者与外神时常无法很明确的区分,在中日两地也常直接将外神归类在旧日支配者中。一般来说,外神可说是宇宙运行力量的具体化,是远超宇宙之外的存在,其能力是旧日支配者远远比不上的,其中最主要的统治者“盲目痴愚之神”阿撒托斯,宇宙源初之混沌,与其后诞生的“孕育千万子孙的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丝、“万物归一者”犹格•索托斯、“蠕动的混沌”奈亚拉托提普等三柱原神可说是克苏鲁神话中心最重要的存在。按照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的分类,所有旧日支配者都依其象征的水、火、风、地四元素分为四个阵营。其中,象征水与风的旧日支配者之间、以及象征火与地的旧日支配者之间互为对立,它们均将对方视为死敌。

克苏鲁神话中的神秘“种族”         上文也说到了,虽然这个神话叫做克苏鲁神话,但是他其实不是以克苏鲁神话为中心的一个传说,并且在这个神话中有很多的神秘种族,每个种族之前的存在就构成了这个神话故事的内容,下面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些神秘的种族。
独立种族——钻地魔虫

克苏鲁神话

        这种生物,就像是一只生活在泥土中的巨大乌贼,这些强壮有力的挖掘者能存活一千年之久,并会悉心保护它们的后代;钻地魔虫有许多不同寻常的能力,与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一种生物都没有相似之处。它们之中最为重要的个体,是巨大的修德•梅尔(旧日支配者之一)。
        任何处于成长阶段的钻地魔虫都能用心灵感应进行交流,因此,它们能与本族的任何一个个体取得联系,不管对方置身何处,都能感知思想。但只有成年的钻地魔虫能用心灵感应控制其它种族的生物。
上级独立种族——星之彩         星之彩是一种有知觉的生物,但它表现出来的样子,却像是一种纯粹的颜色。它不是气体,也根本没有物质化的实体;当它移动时,看起来就像是一块闪闪发光的、无定形的颜色在四处流动,在它淡色遮蔽的阴影中闪闪发光。它发出的色彩与已知光谱中的任何颜色都不同;这块特殊的颜色能在地面上流动,也能像生物一样在空中飞翔。当它进食时,其猎物的皮肤与面部都会散发出和星之彩颜色相同的微光。
巨噬蠕虫

克苏鲁神话

        巨噬蠕虫是一种形似肉虫的巨大生物,会在地面上挖洞,并栖居其中,它们不是地球上的生物,除了一段极短的期间以外,也没有来过地球。与现实世界的巨噬蠕虫相对应,幻梦境的地下生活着一种叫做“巨蠕虫”的类似种族,甚至似乎这两个种族完全就是同一事物在不同位面的映照。
        巨蠕虫生活在纳斯谷地底,连梦地居民也说不清其真实面貌,只是说它们在山中蠕动爬行而发出沙沙声,以及被它们爬过的生物感觉到的粘性。
一种比较可信的解释巨噬蠕虫起源的理论认为正是幻梦境的巨蠕虫诞生出了巨噬蠕虫,并让它们穿过维度结构,到达各个星球。这一理论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些无智慧的生物分布如此广泛。
虚构种族——飞天水螅

克苏鲁神话

        飞天水螅是一种半隐形的具有水螅形态特征的异星生物。他们的身体只有部分是由物质的,其余部分由什么构成则不得而知。他们拥有空中移动的能力,却并不生有翅膀或其他支持飞行的生物器官。其身体具有难以想象的可塑性,还有暂时隐形的能力。另外,异常的呼啸声和由五个圆形趾尖组成的巨大脚印也是飞天水螅一族的主要特征。
伊斯之伟大种族         那是一个巨大的虹色圆锥体,高约十英尺,底部的直径也有十英尺,全身都覆着某种凹凸不平的半弹性鳞片。在圆锥体顶端,有四只可以伸缩的圆柱形器官,看起来是以与圆锥体相同的物质构成的;这些器官有时能收缩到几乎消失的程度,有时则可以伸展到十英尺长。
廷达罗斯之猎犬

克苏鲁神话

        廷达罗斯之猎犬这是一种能够随意穿越时空的次元性生物,它们潜伏于相对地球的时间点来说极其遥远的过去,那个时候正常的生物还根本没有跨越单细胞生物的门槛。
下级种族——空鬼         除了名字和皮肤之外,我们对这种生物基本上一无所知。可以想到,这是一种来往于宇宙中的各个位面、各个世界之间的生物;它们不会长久地停留在一个行星上,总是到处漫游。它们也可能在侍奉外神或旧日支配者。它们可以随意进出某一个位面。
古老者

克苏鲁神话

        古老者身体外形类似一尊巨大的纺锤状大桶,大约有七英尺高。在身体的顶部和底部都长着海星形状的附肢,顶部的五角星附肢生有五只眼、五根虹吸管和一套用来在无光环境下感知外界的纤毛组织;底部的五角星附肢类似贝类的斧足,用于行走和进行其他形式的移动。
食尸鬼         食尸鬼是一种长着像胶皮一样有弹力的皮肤的类人怪物。它们的脚像蹄子、脸部像狗,还长着尖尖的爪子,用一种急促的、像是在哭泣的声音讲话。因为常在坟墓中觅食,它们的身上大多覆盖着长在坟墓中的真菌。洛夫克拉夫特所刻画的食尸鬼,是生活在各个城市的地下隧道网里的可怕生物。
古革巨人

克苏鲁神话

        那怪物的脚长达两英尺半,长着可怕的钩爪。然后,又一只脚出现在眼前;接下来,一只覆着黑色软毛的巨大手臂出现了,那手臂在前端分裂成两支,每只手都长得和脚爪酷似。随之现形的,是两只发出粉红色亮光的眼睛,醒来的巨人那像桶那么大的头颅摇摇晃晃地露了出来。
冷蛛         它们是紫色的巨型蜘蛛,全身都生满了像疣子一样的东西,长腿上长着刚毛。它的腹部是斑驳的淡紫色,身体前部呈靛蓝色,而腿尖和螯则是黑色的。
外形种族米•戈         米•戈的外表像是五英尺高的红色巨型甲壳类动物,但在生物分类上,更为接近菌类,因此又被称为“犹格斯真菌”。米•戈的脚如同昆虫般分成多节,背上长有蝙蝠般的膜翼,头部附着漩涡型的椭圆瘤块,通过瘤块的色彩变幻进行与同伴间的沟通,因此不需要语言。但也可以以身体器官的振动模拟任何一种人类语言,并用这种带有嗡嗡声的语言与人类沟通,此外还可以用超高频声音对人催眠。
星之精         我们平时无法用肉眼看到这种恐怖的怪物。只有听到它那种令人作呕的冷笑声,才能发现它的存在;但当它抓住受害者吸血之后,就会在人前现形。有时,它们会从宇宙深渊中被召唤出来,为强大的魔法师或其它生物服务。
仆从种族——拜亚基

克苏鲁神话

        这一星际种族,通常总是侍奉着“无可名状的哈斯塔”,它们的身躯是由普通的物质构成的,手枪等普通武器也能正常造成伤害。拜亚基可以在宇宙空间中飞翔,每只可以载乘一人;搭乘者为了抵抗宇宙中的真空和寒冷,必须使用适当的咒文。拜亚基在地球上没有基地,它们一般只会在被召唤来执行任务或者作为乘马被使役的时候出现。
炎之精         这种炎之精是在旧日支配者克图格亚身边侍奉的一种火焰生物,最早出现在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的短篇小说《黑暗住民》中。其形象就像一点炽烈的火光;当克图格亚被召唤到地球时,它们也会被附带一起召唤过来。一旦召唤完毕,炎之精们就会点燃它们所碰到的任何物体。
夜魇

克苏鲁神话

        夜魇是一种居住在幻梦境的生物,侍奉着诺登斯。在它们所做的事情中,就包括了把侵入领地的生物抓住、带走,然后把它随便扔在所能想像得到的最恐怖的地方等死。
        夜魇的巢穴在幻梦境中各个孤寂的所在,它们昼伏夜出;在远古时代,觉醒世界也有夜魇居住,有些夜魇可能至今还住在那里。
        上面提到的那些神秘种族都是在克苏鲁神话中的种族,而克苏鲁神话的存在也说明了西方文化的丰富性,虽然他们和西方的耶稣等不同,但是也体现的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和西方的神话相同的是,这些的是历史留给现代的人最好的财富。

相关 文章

评论

  • - 游客

    上天赐予我们青春的同时也赐予了我们青春痘。

    点赞
  • - 游客

    子在川上曰,他在丛中笑…

    点赞
  • - 游客

    阿弥陀佛,上帝保佑天上掉PIZZA,阿门!

    点赞
  • - 游客

    很多人连自己的邻居都不认识,却对地球外有没有外星人极为关心。

    点赞
  • - 游客

    世上的姑娘总以为自己是骄傲的公主(除了少数极丑和少数极聪明的姑娘例外) 。

    点赞
  • - 游客

    某男生公寓晚上闹鬼,总听见男生寝室的墙上有声音哭泣:妈妈,你在哪里啊?

    点赞
  • - 游客

    洞房花烛夜这是SM最早的文献记录!

    点赞
  • - 游客

    医生问患者:“怎么回事,睾丸疼啊”,患者:“不搞也疼啊!”

    点赞
  • - 游客

    通常是女人总记着让她笑的男人,而男人总记着让他哭的女人;可结果往往是女人留在了让她哭的男人身边,而男人身边却留下了让他笑的女人…

    点赞
  • - 游客

    化悲愤为含量!

    点赞
  • - 游客

    其实我小时候的梦想并不是要当什么科学家,我只是幻想自己是地主家的少爷,家有良田千顷,终日不学无术,没事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去调戏一下良家少女……

    点赞
  • - 游客

    父母是“园丁”,而不是“木匠

    点赞

发表 评论